翻转课堂与翻转失败:从这个新潮课堂模式中我们能得到哪些经验?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厦门理工教务管理系统_华东政法大学教学管理_西京学院教务网北林
阅读模式

10:08

摘要:翻转学校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开放课堂时间

塔尔伯特(Robert Talbert)时不时会觉得不安,他担心自己在课堂上所教授的知识学生并没有听进去。

“我总觉得即使在课堂上讲得再精彩,我的讲课体系中仍有遗漏的地方。从学生的眼神中看得出,有些学生听得很认真,看起来也听进去了,在考试中这些学生会考得很好,拿高分,一点问题也没有。但到了第二学期的第一天,这些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一段时间后,塔尔伯特认识到问题不在于学生,而在他自己身上,或者说是在他的教学方法上。近日教育科技媒体Edsurge便邀请他分享自己的课堂经历,以及如何看待研究型大学愈发看重教学的新趋势。

几年前,还是伟谷州立大学(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数学教授的塔尔伯特其实就尝试过名为“翻转学习”(Flipped learning)新模式,这种学习模式在如今的大学课堂里非常流行。塔尔伯特将此形容为“教学新哲学”。

在传统的演讲教学模式中,学生在课堂中接触到的资料都是全新的,而在翻转教学模型中,学生们会在课外先接触到学习资料——多数通过视频的方式学习。课堂时间则多是鼓励学生通过互动运用所学到的知识,教授们仅在需要时提供帮助。

但这种教学模式并非是万无一失的,塔尔伯特在新书《翻转学习:高等教育工作者指南》(Flipped Learning: A Guide for Higher Education Faculty)以及博客上曾坦诚地描述了他在课堂上的跌宕起伏,并且对于如何避免翻转教学失败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Q:跟很多教授一样,您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演讲授课。是什么促使您决定采用“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的模式来教学?旧的教学方式有什么问题?

A:旧的方式并没有错,只是不适合我正在开发的新课程。八年前,我开始为了设计课程探索不同的模式,并抱有这样一个疑问:有什么别人试过的,能更好地契合课程的模式吗?我偶然间读到了由三位俄亥俄迈阿密大学软件工程师联合撰写的文章,他们开发了一种叫“颠倒课堂”(Inverted Classroom)的教学方式。

在软件工程的课程中,学生们都被安排了任务。首先在进入课堂前,他们要了解软件工程的基本概念。而正式上课的时间都被用来编程,完成软件工程师要做的事——我想这太完美了。我读完他们的文章,试图运用他们的模式设计课程。我发现我用的软件已经有专门给用户的很专业很完善的教学视频了,前期准备已经非常完善。

但结果并不是特别好。如果你读过我的书,就会发现我描述了一开始设置这种课堂时,层出不穷的失败案例。原因并非课程结构,而是我实行的方法。我期望通过我书中对自己所犯错误的描述,能很大程度上让别人少走弯路。

Q:您的书中谈到了教授们很害怕“翻转失败”,他们担心改变自己的课堂会失败。因此关于避免翻转失败您有什么建议?

A:我觉“翻转失败”更多是教学上的问题。我在运用翻转学习时经历的大多数失败,都是沟通或计划上的失败,并不与翻转学习模型特别相关。

我经常告诉教员们,如果你对翻转学习感兴趣,就必须花大量时间让自己适应这个模式。我建议,从对翻转学习开始感兴趣到真正将翻转学习使用到课堂上,必须有一年的过渡时间。花一整年计划,开发资料,并且不断测试,不要想着一蹴而就。

成功的翻转课堂与失败案例之间的区别在于指导者和学生间帮助与沟通的程度。说实话,每次我在课上出错都是因为我没有认真聆听——我没有询问学生们进展怎么样,也不怎么关心他们的回答。说到底,这是沟通失败,或者计划失败,因为没有预先设想课上可能出错的情况。

翻转学校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开放课堂时间,我将教室称为小组空间,在这里学生们可以碰面、合作,任何事都可能发生。这是种即兴的教学模式,因此如果不事先做好应对突发事故的准备,或者至少做好心理准备,出了事情而你却没准备好,那就会出问题。

Q:您提到了在传统的演讲授课模式中,学生会对教授们的教学上瘾,但这并不是好事。能具体谈谈吗?

A:学生过于依赖老师并不是好事。昨晚我读了一篇朋友的博客,他说自己就像提供答案的皮塔纳,在课堂上,学生们蜂拥而来,将问题砸向他,直到他给出答案。

我认为学生们采用这种方式是因为他们只知道这么做。这不是学生的失败,而是将他们培养起来的教育体系的不幸产物,即学生们进入课堂,期望老师能帮他们完成所有工作。

因此当老师开始使用不同的教学方式,不论是在小组作业中还是其它形式,肯定会有很多人说“你没有教课,因为你不再讲授了”。作为教类似微积分课程的数学家,我发现有时学生听课会非常认真,如果他们要解答的问题与我在黑板上演示的问题相似,他们就可以重复我做的一切。但当学生面对与我给出的例子稍有不同的问题时,他们会觉得自己完全无法解决。

如果学生从大学毕业,却仍然无法靠自己学到东西,那么大学教育就是完全失败的。就这方面来说,有人批评大学是完全正确的。我在教学大纲上写了一段文字说明这种形式,解释在课堂上我们要做什么:你(学生)要自己负责在课前学习新东西,会有安排好的活动和大量的辅助资料帮助你自学。我们会利用课堂时间应用知识,因为我们在利用非常有限而珍贵的课堂时间来做最重要、最难、需要别人指导的事——如果你这么告诉学生,他们对这种教学方式就没有异议了。

图为塔尔伯特的新书《翻转学习:高等教育工作者指南》

Q:您曾提到作为多年的讲师,您一直担心学生并没有真正将知识学进去。旧的教学方式有哪些方面让您困扰?

A:当你教的课程分在上下两个学期,并且是同一批学生,你就会有这种感觉。你提出一个与上学期知识相关联的数学问题:在《微积分2》中,有些知识是学生们在《微积分1》中会学到的。当一个在《微积分1》中拿到优秀的学生来到《微积分2》的课堂,却已经完全记不起《微积分1》的知识,你问他们“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他们会回答“那是上学期的事了。”

如果是那种情况,可能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学到,只是表现出来好像学到了什么。我要需要确认学生在学期结束后依然能记得学过的东西,同时让他们终生都在积累的过程中,并且在大学毕业后,他们要学新东西时,不需要我来重启他们的“学习电池”。

Q: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在翻转模式下,学生们可以记住更多呢?

A:翻转模式的一大好处就是让你有很多机会收集学生学习情况的数据。当你开放了课堂时间,不用讲课的时候,你每天都可以有很多形成性评估的机会。

你可以将形成性评估核穿插到课堂中去,比如在第二周你讲到了某个话题,第五周的时候可以进行一个课堂小测验,来检查他们是否还记得。他们真的都能记住。我见过许多成功的案例,一开始学生可能得花点时间,但他们最终都能记住,因为他们有自由,有灵活性,还有老师的关注。

图为形成性评估的主要步骤

Q:我们对这种方法的应用进行到哪个阶段了?我们到了那种“教授们觉得旧有的教学模式不再适用,需要引进新的模式”的时候了吗?

A:对于有些学校,教学方式一直都非常重要,比如小型的文理学院,我任教的中小规模的大学,在这些学校,研究与教学是相平衡的,甚至教学是最占优的事情。这些人对我所说的已经不新鲜了。

但我现在所看到的是,以前不大注重教学的研究型大学现在都意识到自己不能仅仅只作为一个研究型学校了——你必须是一个能兼顾非凡研究和高质量教学的研究型大学。

Q:是什么导致了这种转变?

A:比如伟谷州立大学这种公立大学,是依靠公共资助的,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接受了学生家长和纳税人的帮助。

我觉得纳税人和家长真正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一定要大学放弃研究,但我们送了孩子去这些大学,是希望看到回报的。我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教育。我们希望看到孩子在课堂里能得到重视,教师的指导经过深思熟虑,他们是在一个进行世界级研究的地方接受优异的教育。”

此外我觉得也有外部压力的因素。在高等教育领域也有一些关键人物,比如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韦曼(Carl Wieman)最近写了一本关于提升大学教学的书。当像韦曼这样有着优异学术声誉的人发声时,其他不太重视教学的人也会开始关注这一点。

(本文转自英国教育思维,编译段玉章)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英国教育思维 ;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英国教育思维 限时推广: 采购教育产品就上校鱼

猜你喜欢